奈良墨

千锤百炼一锭墨

Yikjy Lo   

虽然现成墨汁非常方便,但追求艺术效果的书画家均爱好使用传统的墨锭。有些非常热衷的爱好者,甚至专程前往京都与奈良,搜罗心头好并加以收藏。如果略为了解一下墨在日本的发展情况,应该会增添不少搜集的乐趣。

墨,基本上可分成松烟墨和油烟墨两种。

相传,墨的使用早于公元二世纪已传入日本;但制墨工艺则要到几个世纪之后,才随着佛教传入而至。官方史书《日本书纪》在卷第廿二有为此事记上一笔。话说,推古天皇执政第十八年(610年),高句丽有一位名叫昙征的僧人抵日。此僧「知五经,且能作彩色及纸墨,并造碾硙。」碾硙,是利用水力转动的石磨。

一如中国制墨的发展进程,最早于日本生产出来的是松烟墨。随着政治和经济稳定发展起来,文化与宗教亦逐步兴旺,人们对墨的需求也增加。墨最初仅由朝廷与寺院专制,大概到了江户时代中期,制墨业才开始在民间形成。

至于制作油烟墨的工艺,传说是由真言宗开山祖师空海以遣唐使的身份,于大同元年(806年)从中国引入。不过,这的而且确是一则传说。因为,最早发明油烟墨的是北宋人沈括(1031年至1095年)。他在《梦溪笔谈》卷二十四记述:

鄜、延境内有石油,旧说「高奴县出脂水」,即此也。生于水际,沙石与泉水相杂,惘惘而出,土人以雉尾甃之,用采入缶中。颇似淳漆,然之如麻,但烟甚浓,所沾幄幕皆黑。余疑其烟可用,试扫其煤以为墨,黑光如漆,松墨不及也,遂大为之,其识文为「延川石液」者是也。此物后必大行于世,自余始为之。盖石油至多,生于地中无穷,不若松木有时而竭。今齐、鲁间松林尽矣,渐至太行、京西、江南,松山大半皆童矣。造煤人盖未知石烟之利也。石炭烟亦大,墨人衣。

除了石油烟之外,墨匠开始探索不同品种的油烟效果。南宋人赵彦卫在《云麓漫钞》卷十,记载了烧桐油取烟制墨的方法如下:

迩来墨工以水槽盛水,中列粗碗,然以桐油,上复覆以一碗,专人扫煤,和以牛胶,揉成之,其法甚快便,谓之油烟。或讶其太坚,少以松节或漆油同取煤,甚佳。

从上述两段史料看来,由各种矿物、植物以至动物油烟制墨的方法,应该在宋代才开始出现。再者,据明朝崇祯十年(1637年)初版的《天工开物・丹青・墨》记载:「凡墨,烧烟凝质而为之。取桐油、清油、猪油烟为者,居十之一,取松烟为者,居十之九。」依此统计数据看来,直到明朝,中国墨匠用松烟制墨的比例仍远比用油烟的为高。这进一步说明,油烟墨到明朝还未算普及。

别小窥外形短小、重量轻盈的一锭墨!单以松烟墨为例,炼取十千克松烟就需要五百千克带有少量油脂的松木。松木油脂必须恰到好处,过多或过少都会影响墨的质素。在制墨工艺全盛时期,和歌山县纪州腐朽松木烧出来的烟煤粉末,曾被日本人誉为「黑色的米」。其珍贵度不仅仅反映在所烧得的烟煤粉末重量轻稀上,还包括等待古木经自然分解到只剩下树干中央富含树脂的漫长岁月上。虽然扫油灯烟制墨相对便捷,幸好像苏轼一样懂得珍视之为「玉」的人不计其数。

从墨锭的形成过程来看,若说松烟墨是腐朽松木的再生,那么油烟墨则宛如上等好油的结晶。

尽管收取烟煤粉末的方式不同,但松烟墨及油烟墨的形成过程大同小异。据北魏人贾思勰在《齐民要术》卷第九〈笔墨第九十一〉中记载,制墨的方法如下:

好醇烟捣讫,以细绢筛于缸内,筛去草莽,若细沙尘埃。此物至轻微,不宜露筛,喜失飞去,不可不愼。墨一斤,以好胶五两,浸梣皮汁中。梣,江南樊鸡木皮也。其皮入水绿色,解胶,又益墨色。可以下鸡子白去黄,五颗,更以真朱砂一两、麝香一两,别治细筛,都合调,下铁臼中,宁刚不宜泽,捣三万杵,杵多益善。合墨不得过二月、九月。温时败臭,寒则难干,潼溶,见风日解碎。重不得过二三两。墨之大诀如此,宁小不大。

以上百余字,言简意赅。千多年来,中日两地墨匠就是遵循此法制墨。其中「捣三万杵,杵多益善」更是后期制作的窍诀。在整个制墨过程中,墨匠要默默付出多少汗水、全身被染得多黑、手掌变得多粗糙,才可捣成一锭墨呢?可以想象,每锭墨都是经过千锤百炼才精制而成。

有好墨,也得有懂墨的人以全身心去享用,才是美事一桩。只把好墨藏而不用,反而暴殄天物;故苏轼云「未用叹不足」。据说,书法家较爱用松烟墨,因为墨色够黝黑饱满;而画家则好用油烟墨,取其色泽温润,表现层次丰富。由于墨中含有多种珍贵药材,所以一块块墨锭都散发出提神醒脑、馥郁芳香的气味。带有天然香气的墨,还具有驱虫防蛀、保护纸张的作用。

发明油烟墨的沈括曾留下「此物后必大行于世」的豪言壮语。其预测很快便在日本应验。松烟墨早早淡出产墨重镇奈良,剩下来的是从南北朝统一以来成为主流的油烟墨。发展至今天,奈良油烟墨的产量仍稳占全国九成。虽然纪州松烟墨至今仍享负盛名,但由于松树数量日益减少,加上繁重的劳动力需求,实际上已逐渐式微。但整体而言,面对现代人的数码化生活模式,制墨这项优美传统工艺正濒临失传,即使墨的故乡也面临相同的困境。因此,在中国产墨向来首屈一指的徽州,正在积极开发揉合传统制法与新颖设计的徽墨,企盼能吸引年青一代加入继承。

如果有兴趣尝试制墨的滋味,奈良有几个地方都可以体验得到。做一块以自己握印塑成的墨条,会是一份别出心裁的手信。

转载自:https://yikjy.blogspot.com/2018/12/11.html

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吗?

发现错误?

0
0
Yikjy Lo

Yikjy Lo @yikjy.lo

原创Yikjy Lo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