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详的西本愿寺

京都西本愿寺

Jun Wu   2013年8月26日

走在七条通的路上,道路两旁的民居看似纷乱的布满着,这是我心中熟悉的日本印象。清晨十分,京都的街道显得有些冷清,除了和皮皮一样的游客正在兴奋的东张西望的到处乱走以外,京都显得安静祥和,甚至有些慵懒,可爱的慵懒。耳边响着郑秀文的终身美丽,那种安静的美恰好用在睡眼惺忪的京都的身上。一直抱着欣赏的态度走在七条通上,尽管头顶上依然是数不尽的到处乱穿到处怪叫的乌鸦,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心里早已被京都的宁静征服,已无暇顾及小小的瑕疵,或许根本就不是瑕疵。在七条掘川拐了个弯便能看到又一座让人心醉的寺庙,那就是传承桃山文化的西本愿寺。光是远观就已经让皮皮心动不已,因为她的地位之高皮皮之前早已有所耳闻。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大阪的前石山本愿寺被织田信长摧毁后,西本愿寺由丰臣秀吉建于1591年,她也顺利成章的成为了净土真宗本愿寺的总山,也就是大本山。又是一座有着深厚底蕴的寺庙! 走到门前,这里没有了那种急促的打坐念经声,更加显得宁静,偶尔预见清扫落叶的老伯,化作花泥更护花,仿佛这在遥远的京都也是真理,这里没有了林黛玉的惆怅,更多了些化作花泥的奉献精神。老伯小心翼翼的把落叶扫到树干下,在阳光下落叶显得更加熠熠生辉,尽管已经到了她们生命的尽头,即使是尽头,在那一刹那却放出了一种深刻的光芒刺进了我的心。我依稀看见了日本人的集体奉献精神,或许这并无关连。拿着相机摆着模样,身边的日本女孩儿单纯的打闹声给静谧的寺庙增添了些许的活泼,或许丰臣秀吉当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创造的寺庙在今天的日本会有如此高的人气,又一个世界文化遗产!我沉醉在这一木一草之间,惊叹于日本人对待文化的热爱,对待先人的遗产的那种视同生命一样的珍稀。 往前走跨过一个隔门,顿时热闹起来。一群制服女孩儿们在那里嬉闹着照相,我冲她们笑了笑,她们除了继续着银铃般的笑声外,深深地朝我鞠躬,接着又是若无其事的息哈打闹起来。看,菊花,好美的菊花!我顿时被吸引了过去,古寺下面摆放着一排排的怒放的菊花,菊与刀本来是用来形容日本人的两面性,但是此时此刻,菊花与寺庙天衣无缝的配合在了一起,我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一种淡淡的凄凉?还是一种浅浅的哲学之道?我无法言语,但是在日本,一年四季寺庙都不会孤独,善解人意的日本人似乎读懂了佛的真谛,春有樱,夏有紫阳花,秋有菊和枫,冬有梅,美丽万分。触目在菊花前,偶尔望望后面的古寺,想想幕府时代的起起落落,心中的情绪久久无法释怀。御影堂正处于修缮中,但即使是修缮,也没有大动干戈,日本人宁愿牺牲时间也要轻手轻脚的添上一砖一瓦,生怕那现代化的无情的家伙吵着了静谧安详的佛院,吵到了那厮守在上空的释去的灵魂。

撰稿 :Jun Wu
JapanTravel会员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