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夜会舞子

京都夜会舞子

Jun Wu   2013年8月5日

看看手表才6点半,还早,于是便沿街压马路。夜晚的二条完全没有三条,四条那样繁华,一派清静的感觉,凉风阵阵,沿着河边散步实在很舒服。夜晚的京都灯火通明,万家灯火的样子展现出了京都温柔可爱的一面。越走越远,不知觉的竟然走到了平安神宫。也罢,尽管平安神宫早就关门,但是夜间静静的一面想必还是不为游客所知的。夜晚的大鸟居显得格外的显眼,这个京都的又一象征在夜幕的陪伴下竟然有了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路上几乎一个人都没有,安静到只能听到落叶的沙沙声,我一个人静静地望着大鸟居发呆,这个历史的建筑见证了平安迁都的辉煌,也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突然间心中涌上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不知从何而起,也罢,就这样静静的陪着平安神宫吧。

看看手中的时间,已经到了8点,离约定的8点半就差半小时了。我匆匆的赶往位于坻园的おかる小店,那是一家以前的艺妓开的料理小店,里面都定食,也有别的好吃的。小店很不起眼,位于路边,招牌也不张扬,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能影响她那极高的名声。这里最有名的要数咖喱乌冬面了,绝品的乌冬面。我在门口等了一小会儿,由里也来了。令我感到相当意外的是由里居然穿上了和东京女孩儿一样的时髦装束,也确实,舞妓也是普通女孩儿。我们一起进了小店坐下聊天喝茶。相谈许久,才知道舞妓其实就是一个过渡的职业,已和当初的舞妓有着很大的意义上的差别了。舞妓并非妓女。她们的交易是满足男人们的梦想——享乐、浪漫和占有欲。通常与她们交易的,都是上层社会有钱有势的男人。 在昂贵的餐厅和茶舍里,谈论生意的男人们喜欢请一位艺妓相伴,为他们斟酒上菜,调节气氛,而这最少也要花费1千美元。今天,仍有少数女性,包括由里仍抱着浪漫的幻想以及对传统艺术的热爱加入艺妓行业。但在二战以前,绝大部分舞妓是为了生计,被迫从事这一职业的。 在舞妓业从艺的女妓大多美艳柔情,服饰华丽,知书识礼,尤擅歌舞琴瑟,主业是陪客饮酒作乐。艺妓业是表演艺术,不是卖弄色情,更不卖身。不过,这里面包含着男欢女乐的成分,所以称之为艺妓。艺妓雅而不俗之处,不仅在于它与妓有别,而且在于它的不滥,不相识的人很难介入,大都是熟人或名士引荐。艺妓大多在艺馆待客,但有时也受邀到茶馆酒楼陪客作艺。行业规定,艺妓在从业期内不得结婚,否则,必须先引退,以保持艺妓“纯洁”的形象。 由里是京都人,从小就喜欢舞技,10岁便进入了舞妓班刻苦的学习,那精神实在让我折服。她也是一个和普通女孩儿一样爱漂亮,追求时尚的人,尽管身为舞妓,但是多姿多彩的时尚生活也不少,看看她的手机,那家伙绝对是当前最热卖的,包里竟然还有PSP,我差点没疯过去。由里家很有钱,父母很是支持由里去继承这份传统行业,要知道从小学习舞妓班的花费相当昂贵,不亚于国内家庭把孩子送到英国留学几年的情形。喝着茶看着这美丽的女孩儿,我不禁问起来由里对未来的打算了,不可能长期一辈子干这个吧。实际上,能当上一名艺妓也确实不易。学艺,一般从10岁开始,要在5年时间内完成从文化、礼仪、语言、装饰、诗书、琴瑟,直到鞠躬、斟酒等课程,很是艰苦。从16岁学成可以下海,先当“舞子”,再转为艺妓,一直可以干到30岁。年龄再大,仍可继续干,但要降等,只能作为年轻有名的艺妓的陪衬。至于年老后的出路,大多不甚乐观。比较理想的是嫁个富翁,过上安稳生活,但这是极少的。一些人利用一技之长,办个艺校或艺班,也很不错。如果有机会能进入公司作个形象小姐,虽只是个“花瓶”,尚可一展昔日风采。当然也有不少人落俗为佣,甚至沦落青楼,就很不幸了。 至于听到由里想向艺妓发起冲击,我很是祝福她,以前我对艺妓这个概念相当的陌生,聊了后我才知道艺妓其实是相对于舞技更高的一种层次,很少有人能达到这个层次.

喝茶聊天2小时,天色不早了,便和由里道别了。临行前送了一个小礼物给她,她很是喜欢。或许由里只是把舞技身份当作一种爱好吧,说真的业余生活的她看不出任何舞妓的影子。我邀请她有机会来东京或是北京,到时再喝茶聊天,她痛快地答应了。回旅馆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舞妓到底应该过怎样的生活,百思不得其解,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吧,真舞妓也好,假舞妓也好,只要心中热爱那一份传统就好。

撰稿 :Jun Wu
JapanTravel会员

请留言